31 Dec 2018 sye   » (Apprentice)

可以

独立于群山围绕的池边
用若有若无的真诚
装饰你我的眼睛

可以象夜里的道路
用黑一块白一块的水渍
陷害夜行的旅人

可以用奇怪的表情
也可以用长长的黑发
缠住男人的爱情

可以
真的可以

醉酒的人,倚着栏杆
呕吐他的真理

不论你是否赞同
我都相信,可以在背后
制造美丽的谣言
这谣言生根,发芽,
长出我们自豪的文明。

可以健谈
可以传着牛皮鞋保护动物
但牛绝对不可以
一边吃人,一边对主人献殷勤

真的,你可以坚守
一个奇怪的信仰
如同一个奇怪的不明飞行物
让你可望不可及

可以打伞
可以象蒲公英一样
风一吹就来到另一个世界

看那个在路上徘徊的文人
怎么看都想刚从艺术馆跑出来的
蜡像
他看你我的表情,正如我们对他的评判

所以,可以
让瞎眼的人也聋掉耳朵
让失去思想的人再一次失去感情
可以用蜡像的表情涂在脸上
让这个世界相信我们永恒的真诚

Latest blog entries     Older blog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