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e: me me
Member since: 2017-10-20 16:39:21
Last Login: 2019-01-17 16:59:21

Notes:

it's me! all me!

Recent blog entries by new

16 Jan 2019 »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smjj/20140712/015019682811.shtml


青云创投内讧: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已分家
2014年07月12日 01:50 21世纪经济报道

  青云创投内讧:双币基金并行的困扰

  本报记者 潘沩 上海报道

  “我们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已经分家了。”

  7月初,一位原青云创投旗下人民币基金的员工程晨(化名)告诉本报记者。今天,他已经变为义云清洁基金的员工。

  因为从2013年11月开始,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团队带着基金和项目独立了。而原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此后更名为“义云清洁技术基金”(以下简称“义云基金”)。他们并未向外界宣告此事。

  本报记者就此事,第一时间询问了青云创投的几位合伙人。

  原青云创投人民币基金合伙人徐政军默认了此事:“青云发展壮大了,人民币业务和美元业务做了个分拆,互相协作,共同发展。”而青云创投董事长叶东则对此事保持缄默。截至本报发稿时,未接到他的电话或短信回复。

  2011年7月,本报刊发《双币PE基金生态调查》,当时叶东接受采访,谈及“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有点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的区别,看起来都有车马炮,实际上的游戏规则和业态都不同”,而实际上,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是不同团队来运作。

  而仅仅两年多时间,青云创投的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各奔东西。对于青云创投来说,这一变故是偶然现象,还是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因DNA不同而难以并行的必然?

  人民币基金LP、GP揭竿而起

  青云原人民币基金团队,带着基金、项目和LP,从青云创投独立出来?

  原青云创投人民币基金另一位合伙人林霆对此予以否认:“我们没有独立,还是青云旗下的人民币基金,人民币基金的品牌本来就叫义云,投资决策机制也没有变,叶总还是义云投委会成员。”

  然而,2014年6月,林霆出席“2014(第十六届)中国风险投资论坛”时,是以“义云清洁技术基金执行事务合伙人”的身份;在此之前,林霆的公开职位一直是“青云创投董事总经理”。

  据悉,林霆加入青云创投时,原本在美元基金团队;在2011年前后,青云创投第二期人民币基金募集成功后,林霆才加入原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团队。此前,林霆在新浪微博的实名,一年前或更早时候改名为“义云堂”,随后他写了非常多关于投资的段子,在PE界颇受追捧。

  “青云分家”一事,也得到另一家PE基金人士的确认:“我之前看一个项目,发现青云的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团队都在看,我找人问了一下,才知道青云的这两个团队从去年末就分家了。”

  程晨告诉记者,叶东一直在义云二期人民币基金的投委会里;目前义云二期人民币只剩下一点钱没有投资完,所以虽然人民币基金独立出来,但叶东还在投委会里。但叶东一向不太管人民币基金的投资决策。

  青云创投成立于2001年,前后有四期美元基金,第一期美元基金规模为1500万美元;第二期美元基金约为7000万-8000万美元;第三期美元基金的规模为2.3亿-2.5亿美元;第四期基金于PE业最火热的2011年上半年募集,规模为2.9亿美元。

  相比之下,原青云创投的人民币基金规模稍小:其一期和二期人民币基金分别成立于2009年和2011年,规模都在约5亿元左右。

  青云美元基金并无知名退出项目。人民币基金投资的迪森股份(6.490, 0.00, 0.00%)(300335.SZ)已经登陆创业板,拥有饮水机第一品牌的沁园集团,于今年3月被联合利华收购了55%的股权,相当于义云基金得以通过并购退出。

  程晨表示,义云基金的LP和GP是差不多同时希望独立,“如果没有LP的支持,我们怎么从基金到项目都可以独立。”

  分家背后:理念之争

  三年前,不少传统的以美元基金为主的VC/PE机构纷纷募集了人民币基金;而一些老牌或新锐以人民币基金为主的VC/PE机构,也纷纷募集

  了小规模的美元基金。这种互相跨界的结果是,助推了“双币基金”的兴起。青云创投也是其中之一,当时叶东认为,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的差别堪比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且这一区别,从投资时就开始凸显:“美元基金的投资,法律和财务可控的手段特别多,不光是对赌回购,不光是可转债,还有几十种方法,还有期权、优先投票权、被动牵引权和共同出售权等等。上述只是约定俗成的做法,理论上,只要你想得到的方法,都可以用财务手段去做。”

  “但在做人民币基金时,法律规定只有一个类型的股票,你谈这些没有用。而且上市前,你还需要把你签好的很多办法拿掉。你没有那么多财务手段可以控制,不能通过那么多的法律和条款去控制。所以你只能通过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来把握和他相互沟通的渠道,和对他的认知。”

  而从青云美元基金团队转投人民币基金团队的林霆也指出:“青云的美元基金团队和人民币基金团队是完全分开的,用两个团队分别完成两个币种的投资,其最大原因还是人民币投资和美元投资的差异非常大,从项目来源、评估体系、估值体系、交易与执行的系统,一直到最后退出市场的体系都不一样。”

  而程晨对青云美元基金团队和人民币基金团队风格的差异,颇为感同身受:“两个团队都投早期项目,并不是说人民币基金就只投pre-IPO项目。但两方对什么是好项目、从哪里找到这样的项目、怎么把这样的项目做好,多少有不同的理解。”而双方最大的分歧在于,对“人”、对团队的判断不同:“美元基金在高尔夫球场,五星级酒店认识创业者,而我们不认为这样的人,在中国能创业成功。”

  换言之,程晨认为美元基金投资的很多企业和其创业者,对“清洁技术”理念的追求非常极致;而人民币基金团队则认为,这些项目可能不接地气,做不出成功的商业模式。

  此外,双方在清洁技术的产业链布局上亦有分歧。清洁技术涵盖行业非常广泛,不同细分行业之间千差万别。程晨指出:“清洁能源和环保本身是完全不同的投资,美元基金可能投了多利农庄这样的有机农业项目,转身去投一个垃圾处理公司;这两个毫无关联性,就跟你投了一个TMT项目再去一个传统消费企业的差别一样大,前者的经验也不能用于后者。美元基金希望赌对每一个细分行业,这也没有错。”

  程晨坦陈:“我们和青云美元基金团队的不同,只是理念不同,现在很难说谁对谁错。我们人民币基金的做法是希望把细分产业链的价值做出来。比如投了一个垃圾处理的项目,再顺着这个产业链找相关的项目。这样之前积累的人脉和经验都有效。”


  一位专门负责清洁技术投资的基金合伙人直言:“青云美元基金走的是高大上路线,在清洁技术理念方面非常成功,但不够接地气,所以业绩不是太好。”他指出:“很多双币基金在将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做出隔断,无论是战略还是人员都区隔开来,因为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从战略到路径,到LP(出资人)的期待都不一样。”

  但这位合伙人分析,青云创投走到分家这一步,跟清洁技术在中国境内外受追捧程度不一有关:“在美国,节能环保领域不再是投资热点。前段时间,有外媒报道批评奥巴马推出的通过节能环保和新能源产业来拉动就业率的策略。而中国处于特殊阶段,清洁技术持续有热点,从光伏到LED,从环保新能源到锂电池、锂材料,所以很多人民币基金都会把清洁技术作为其投资方向之一。”

  换言之,在这位基金合伙人看来,青云创投的双币基金的独立运行,既有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运作方式不同的原因,但更与行业趋势有关:人民币基金投资于清洁技术企业时,对企业的发展前景有更好的期待。(编辑 林坤)

16 Jan 2019 »
http://www.chinavcpe.com/news/dramatis/2010-05-11/42912dad10388981.html
青云创投合伙人陈晓平--专注是这个基金的精神
2010-05-11 14:05:00 来源: 《孟杨投资访谈》 作者:《孟杨投资访谈》 阅读:799


访谈题记:

青云创投是清洁技术领域里最早并最具知名度的创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青云创投发起并管理的中国环境基金(China Environment Fund)成立于2002年,是国内第一支致力于清洁技术领域投资的海外系列创业投资基金。目前此系列清洁技术基金共有三支基金,资金总量达到3亿美元,其中最新一期在投基金规模为2亿美元。中国环境基金的投资人由国际著名开发银行、家族机构、跨国公司和机构投资人组成。基金重点投资在中国境内从事环保、节能、可再生能源、新材料、资源综合利用、可持续交通、生态农业、清洁生产和碳减排的企业。目前已成功投资企业不低于15家,成功退出的企业有江西赛维、中电光伏、至诚环保、东江环保等,回报丰厚。

本期专业版《孟杨投资访谈》TIC为大家采访的嘉宾正式青云创投主要负责项目投资的合伙人陈晓平先生(Shelby Chen)。在采访的过程中,陈晓平一直强调青云创投做任何项目投资都是团队的成果,而不是个人。也就是这个团队最近频频落单:2500万美金投资挪宝新能源、3000万美金投资真明丽定向增发股权。下面就带你一起解读这个专注的青云创投!

TIC:百忙之中,特地赶来接受访问,非常感谢。07年开始,你加入了青云创投,之前做了5年的财务顾问。那么,为什么会是青云创投而不是其他的基金?

青云创投合伙人陈晓平--专注是这个基金的精神访谈题记:

青云创投是清洁技术领域里最早并最具知名度的创业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青云创投发起并管理的中国环境基金(China Environment Fund)成立于2002年,是国内第一支致力于清洁技术领域投资的海外系列创业投资基金。目前此系列清洁技术基金共有三支基金,资金总量达到3亿美元,其中最新一期在投基金规模为2亿美元。中国环境基金的投资人由国际著名开发银行、家族机构、跨国公司和机构投资人组成。基金重点投资在中国境内从事环保、节能、可再生能源、新材料、资源综合利用、可持续交通、生态农业、清洁生产和碳减排的企业。目前已成功投资企业不低于15家(详见TIC附表),成功退出的企业有江西赛维、中电光伏、至诚环保、东江环保等,回报丰厚。 本期专业版《孟杨投资访谈》TIC为大家采访的嘉宾正式青云创投主要负责项目投资的合伙人陈晓平先生(Shelby Chen)。在采访的过程中,陈晓平一直强调青云创投做任何项目投资都是团队的成果,而不是个人。也就是这个团队最近频频落单:2500万美金投资挪宝新能源、3000万美金投资真明丽定向增发股权。下面就带你一起解读这个专注的青云创投! TIC:百忙之中,特地赶来接受访问,非常感谢。07年开始,你加入了青云创投,之前做了5年的财务顾问。那么,为什么会是青云创投而不是其他的基金?

TIC:青云的第一只基金和第二只基金分别是多大规模?

陈晓平:第一只基金大概1000多万美金,第二只也只有几千万美金,第三只基金2亿多,加在一起有3亿美金。

TIC:第三只基金很明显大了很多。你们是怎么一下子募集能把基金做到这么大?

陈晓平:我们的第三只基金经过两次交割,其实也有很多国际基金采用的也是同样的募集交割方式。第一次交割在国际上叫做First closing,第二次交割完成才算是基金真正意义上的募集完成,第一次交割和第二次交割的时间差一般是一年,也就是说第一批的投资人要看在这一年内你还可以继续募集多少的资金量。也就是说支持你的人,他们会把钱先放进基金里,在一年的时间内,基金管理机构可以一边做融资,一边做投资。先前的投资人给你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的时间内,这个基金是开放,如果有新的投资者还是可以继续加入,条件也都差不多,顶多象征性的付点利息。一年期到,这个基金就关闭了。青云创投是在07年年底做了第一次交割,在08年一年的时间里,我们融了1亿多美金,而且大部分是在金融危机之后融资到位的,差不多是08年的最后一个季度交割的。所以说,即使有金融危机,大家对青云创投前两只基金的表现和对清洁技术还是非常认可的。关于这点,我们还是很自豪的。

TIC:在金融危机之后青云创投还能融到那么多资金,跟你们的投资人性质有没有关系?

陈晓平:有,很有关系!一般外资的创投基金,主要来自两拨投资人:1)是家族基金,2)就是一些财务投资者,比如FOF(Fund of Fund)、大学的基金、保险基金、退休基金等。而我们除了这两拨投资人以外,还有另外两拨投资人是大部分基金没有的。一个是以战略投资为目的的国际型大公司,比如说投到我们第三只基金的英国石油公司,他们作为传统能源领域的大公司,很注重新能源的发展,而投资青云创投会给他们在中国增加发展机会。再一个就是,有政府背景的基金。给你举些例子:像世界银行的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IFC,世界银行旗下最大的投资机构),亚洲开发银行(简称“亚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 ADB),加拿大出口发展公司基金(EDC),荷兰国家开发银行(FMO),挪威政府基金,芬兰政府基金,瑞典政府基金等。这些都是我们的投资人,而这些政府背景的投资人投资我们主要有三个目的。

TIC:说说看。

陈晓平:第一,我们主要的投资方向是清洁技术,是个可持续发展的领域,这跟政府背景的基金扶持方向吻合;第二,我们基金的回报还不错,至少从前两期的基金来看我们为投资者挣了不少钱;第三,也是这类投资者最为看重的,他们希望通过投资管理公司的平台,寻找做项目贷款的对象。这些基金的主业不是做私募,而是做项目贷款。而他们去做项目贷款,本身就需要审查项目。通过我们的投资,相当于我们为他们把了第一道风险关,而且他们又是间接股东。

TIC:这类以政府为背景的投资人占有青云第三期基金的多少比例?

陈晓平:这个不大好讲。我只能说相当大,但还不是最大的。

TIC:有很多投资机构,比如像KP这样的大基金,都有部分基金是专门用于清洁技术领域投资的,还有一些投资机构觉得清洁技术也可以带来丰厚的回报,于是渐渐侧重或者尝试针对这个领域的投资。青云创投作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至少是专业做这个领域的投资者,你们遇到这类项目的投资竞争怎么办?

陈晓平:创投本来就是个有竞争也有合作的行业,我们一点不怕竞争,而且我觉得针对这个领域,只有再做大些,才会更有机会。事实证明,我们8年前起步做这个领域的投资是没有错的,现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已经从旁门左道变成了主流,而且从主流变成了最重要的一部分。一个投资机构即使满腹经纶、满身的本事,也不可能把这个领域的所有项目都做了。这个市场容量足够大,也可以容得很多优秀的创投机构在这个市场上大有作为。看到竞争,有时候反而觉得是非常可喜的事情,另外,在很多项目上,我们都跟其他基金合作,比如你刚才提到的KP。08年我们投资了一个项目叫天津国韵,他是做可降解新材料的,他的这一轮进入的投资机构一共有7家,我们是领投。

TIC:对于现在创投市场来说,合作大于竞争,至少在清洁技术领域是这样?

陈晓平:对!我们去年看了800多个项目,最终只投了7个项目,1%的投资率都不到。现在的投资机会还是很多的,没有必要在一两个项目上争得头破血流。所以你讲得很对,合作大于竞争。大家共同承担风险,共同分享利益,没什么不好。

TIC:你们现在要投的项目大多以什么时期(早期、中期、晚期)为主?就项目筛选来说,有什么门槛吗?

陈晓平:这个标准很难讲。说的太死容易变狭隘,太宽泛就变成了好像什么项目都投。或者我这么来讲吧,每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不一样的,有的可能是技术、有的可能是渠道、有的可能是市场能力、有的可能是资源整合的能力,但,不管你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只要你能说服投资人你的商业模式和你的核心竞争力,在未来的几年时间内,还能继续持续并发扬广大,这样的企业就是我们要找的企业。我也觉得这就是企业发展的硬道理,死标准。也就是说,你的“绝活”,过几年,它还是你的“绝活”,而且还能发扬光大,这个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TIC:你怎么判断的呢?给我们举个你最近投资的案例吧。

陈晓平:可以讲一讲我们投的一家公司,8月份公布的,叫挪宝新能源。这是一家用地源热泵系统为商业楼提供能源服务的公司,主要的商业模式是合同能源管理。所谓合同能源管理就是,在不让客户投资的前提下,提供所有能源需求,最终从节省下来的能源支出中获得收益的商业模式。比如一家酒店,可能用烧煤或者烧油的方式为客房供暖、空调调节、热水等。那么,它每年在这上面会有一定的花费。假设,在过去,每天的花费是100块钱,在不让客户投资的情况下,挪宝新能源会对现有的系统进行改造,还照样给酒店提供热水、空调和暖气,但从今以后,酒店就只需花费50块钱了,最后节省下来的费用大家按照一定比例进行分成。酒店在能源方面的成本可能就是总成本的30%,经过这样的改造,要帮助它节省10-15%的费用支出。对于一个酒店来讲,这很有吸引力,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市场环境下。

其实合同能源管理并不是十分创新的模式,早在03年投资佩尔尤的时候,他们用的就是合同能源管理模式。挪宝的定位是为商业楼宇提供地源热泵系统,所谓商业楼宇包括酒店、办公楼、展览中心、大卖场等等。而挪宝的地源热泵系统在国内绝对是一种创新。它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1)它的综合节能效果比别人高,可以达到60%-70%。它在技术上采用了多极并联系统,使得系统的可调性更好,这是非常重要的竞争力。因为做合同能源管理,如果节省的越多,效益就越小,风险也越小,成本回收就越快。2)国内的做地源热泵系统的公司90%都是为新建楼宇服务的。而挪宝可以为已经盖好的商业楼宇服务,它开发的新技术可以在不影响原楼宇使用的情况下,为楼宇进行能源系统改造,切换也只需要3分钟时间,非常便捷。这点是很多客户认可的,如果做能源系统改造需要停业2个月,客户的损失就会变大了。所以这两点对投资来说很重要,至少在国内目前还没有一家公司可以做到这两点,就我们的判断,这两点优势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可以持续。

TIC:挪宝新能源你们投了多少?一般一个项目你们的投资规模是多少?

陈晓平:挪宝新能源的投资总额是2500万美金。一般来说每个公司我们希望的投资额度是在1000到1500万美元之间。为什么说每个公司呢?是因为我们有些公司会陆续投两轮,比如第一期我们可能投资500万美金,在第二轮的时候,我们可能还会追加投资。额度上有时候不能完全既定,比如挪宝我们就投资了2500万美金,刚刚公布的真明丽我们就投资了3000万美金,所以投资额度还是要具体项目具体对待。真明丽是香港的一家上市公司,这次的投资就是做了个定向增发,额度是3000万美金。(PS:真明丽向青云创投发行9673.1万新增股份,占认购协议日期前已发行股份的12.7%,占真明丽发行认购后已发行股份的11.3%)

TIC:最近你因为投资项目的事情频频出差,感觉大部分时间是在南方,似乎还比较偏远。

陈晓平:我们投资的是清洁能源产业,相对IT、生物医药什么的,我们去的地方要更偏远些。因为我们投资的企业一般工业型的居多,它得有个工厂、车间,需要生产基地,不像其他的高科技企业,一般租个办公室,凑一拨人,就可以轰轰烈烈的干起来了。

TIC:的确,看看你们投资的细分行业就知道了。比如嘉禾木是做纸浆、木质素和有机肥料生产的;中华水电是做小水电发电的;2002年投资的东江环保更夸张,是做工业废物处理的。这些企业一般都不会在市中心。

陈晓平:恩,比如你刚才说到的嘉禾木,是04年投资的。这个企业专门跟濒临倒闭的小造纸厂打交道,因为他们的业务都是从那里来的。这些小型造纸厂,由于环保标准达不到而濒临关闭,嘉禾木就是用它们生产而排除的“黑液”为原料,通过一种技术把这个“黑液”变成有利用价值的、清洁的木质素。而木质素在建筑行业应用比较广泛,添加在水泥里可以控制水泥凝结的速度。而且他用的原料是秸秆,一般有秸秆的地方肯定不会是城区。

TIC:这不就变废为宝嘛!

陈晓平:就是这意思!

TIC:青云创投08年投了多少个案子,09年到现在又投了多少案子?

陈晓平:08年我们第三只基金投了7个案子,09年到目前(09年9月)为止投了3个。

TIC:每个项目从接触到投资需要多长时间?比如挪宝。

陈晓平:挪宝从接触开始到投资成功,大概七个多月时间。一般我们项目投资的时间都要至少半年的时间。有些项目可能会投资的快点,主要是因为我们对相应的企业和所在的领域特别了解。在早期做风险投资的时候,一定要在某些领域里有经验和积累,这很重要。对于青云创投来说,我们就是比较专注,只看清洁技术。而其他的兄弟基金,他们一年也看很多项目,但可能分布在各个不同的领域,所以我们对于清洁技术相关项目的判断一定会快很多,主要是因为我们碰到的多了。

TIC:你看企业报表,最关注的是什么?

陈晓平:现金流,也就是现金流量表。我最关心的就是企业的钱花到哪去了。

TIC:做了10年的创业投资工作,接触了这么多创业家,针对现在的创业者,有没有什么建议?

陈晓平:创业者,我比较看中的品质有两点。一,创业家要能够正确的认识自己的能力,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哪些方面需要别人帮助?其实大部分人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甚至包括很成功的人,包括我自己也经历了自我认识的过程。很多我们接触的创业家都认为自己无所不能,特别当他还做成了一两件事情以后。这种观念会反映到日常生活中去,会特别影响自己的发展。有了这种正确认识自己的能力,才能做到既能跳龙门,又能钻狗洞。只有经历这样的跌宕起伏,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二,要有一个开放和学习的心态。就是说能够听进去别人的意见,有足够的胸襟能够容纳,因为创业是一个团队的事,不是你一个人的,如果没有足够大的胸怀容纳别人的话,这条创业路你也走不成。

附:
26 Sep 2018 »
搜狐新闻,告诉你正在发生什么。 点击进入>>>

  1933年11月12日夜,新疆人沙比提在老牌殖民帝国英国的指使下,在新疆喀什噶尔城(今喀什市)第一个扯出“东突国”的旗子,到次年的2月6日被一支回民武装击垮,并被赶出了喀什噶尔城,这个所谓“东突国”只存活了86天。

  此后,“东突国”阴魂不散。一些逃亡的前国民党新疆政要、各种骚乱分子以及他们的后代到处兜售“新疆独立”和重建“东突国”的反动主张。有些“东突”组织及个人还妄图利用“圣战”和“开展武装斗争”方式来达到目的,走上了恐怖主义道路。

  70年前的冬天,新疆人沙比提大毛拉(伊斯兰教神职人员)在老牌殖民帝国英国的指使下,在新疆第一个扯出“东突国”的旗子,在南疆喀什噶尔城(今喀什市)作乱。他搞的所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从1933年11月12日夜里宣布出笼,到次年的2月6日被一支回民武装击垮,并被赶出了喀什噶尔城,总计只存活了86天。有人说,这是一场政治闹剧。但值得警惕的是,这场闹剧对新疆后来的政治影响却不可低估。

  11年后,同样是11月12日这一天,新疆伊犁地区又出现了一个与之差不多的“东突国”。这是一个有苏联国籍的名叫艾力汗·吐烈的人出面搞的。因为有后台,这个“东突国”还着实折腾了一年半。

  自此以后,有些人便打起了要建“东突国”的旗号。在境外,一些逃亡的前国民党新疆政要、各种骚乱分子以及他们的后代都把自己装扮成难民,到处兜售他们的“新疆独立”和重建“东突国”的反动主张。他们还用“东突厥斯坦”的名义,在不少国家成立了几十个类似的组织,其目的都是为了搞分裂和重建“东突国”。他们还经常集合起来专门召开所谓“东突国”成立××周年的纪念大会,甚至公开扯出“东突国”的蓝白色星月旗,以显示对“东突国”及其创始人沙比提遗志的继承。有些“东突”组织及个人还妄图利用“圣战”和“开展武装斗争”方式来达到目的,他们实际走的是恐怖主义道路。去年12月15日,中国政府向全世界公布的4个“东突”恐怖组织及11名“东突”恐怖分子便是佐证。这些恐怖组织及个人都曾先后在阿富汗、新疆、车臣以及中亚、西亚等地大搞恐怖活动。

  这一切,都与70年前的所谓第一个“东突国”有着一定的传承关系。然而,70年前的“东突国”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所谓的“东突国”是啥玩意?其创始人沙比提是个什么人?

  这纯粹是一场政治闹剧

  在新疆,人们早就把沙比提当年在喀什噶尔所搞的“东突国”看作是一场地地道道的政治闹剧。

  1933年11月12日夜里,一个自称为“东突厥斯坦独立协会”的机构在喀什噶尔举办了一个名为“民族之夜”的晚会,该机构负责人沙比提宣布成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他还宣布了所谓“东突国”的组织纲领、施政纲领和“宪法”,以及所谓“总统”、“总理”(即他本人)等。就这样,所谓的“东突国”就成立了。当时,在沙比提的身边,也就那么几个阿訇和毛拉等宗教人士及城里几个有钱的商人。另外,这个所谓的“东突国”竟然连续两个月都没有最高领导人。沙比提所宣布的“东突国”“总统”———霍加尼牙孜及所谓“国家军队总指挥”———麻木提等都是两个月后才从其他地方匆匆赶来的。他们进城后,又因为与沙比提不是同一个(外国)后台,所以,彼此间还有些“面和心不和”。不过,霍加尼牙孜还是派兵去攻打当时驻扎在疏勒城的回民武装,没有几天便遭到惨败,仓皇地向边界逃去。沙比提等“东突国”其他官员也都纷纷逃出喀什噶尔城。

  更有戏剧性的是,霍加尼亚孜和“军队总指挥”麻木提二人在逃离了喀什噶尔城两个月之后,却突然又从中苏边境辗转返回喀什噶尔城以西的莎车境内。他们逮捕了沙比提等人,带到阿克苏后通过苏联方面,将他们转交给中国新疆的政府军手里,投入了迪化(今乌鲁木齐)监狱。沙比提后来死于狱中。霍加尼亚孜却因此“将功赎罪”,而且“戴罪立功”,因此获得了当时国民党新疆省政府的副主席职位。

  但是,霍加尼亚孜和麻木提也没有什么好下场。麻木提当上国民党的师长及警备司令后,没几天便被迫逃亡,最后死于内地。霍加尼牙孜暂时坐上了省政府副主席的交椅,3年后被新疆省政府主席盛世才控为外国间谍而下狱,并很快被处决。

  究竟是谁导演了这场“东突国”闹剧?

  其实,在这场“东突国”闹剧中,无论是沙比提,还是霍、麻二人,都不过是其中的几个小角色而已,真正导演这场闹剧的,却是老牌殖民帝国英国。

  早在19世纪末,英国开始同沙俄争夺中国新疆。英国当时的政策是“先要在南疆成立一个由英国人控制的伊斯兰教政府”,然后,“将之与印度、阿富汗和伊朗等国的穆斯林世界合并,成立一个统一的、附属于大英帝国的伊斯兰教国家”。20世纪30年代,英国又打起了“阻断苏俄东扩及防止日本插手新疆”的旗号,迫不及待地要对新疆下手。

  1933年初,新疆的哈密(暴动)事件已经波及全疆,并引发了整个南疆地区的大规模动乱。英国感觉机不可失,立即派遣已投靠英国间谍机关的沙比提从印度就近返回新疆,负责组建所谓的“东突国”。

  沙比提到达和田后,纠集了一批人,截获了新疆军阀金树仁从印度进口的一批武器弹药,并在墨玉县搞起了武装暴动。暴动成功后,他们又扩大战果,在和田地区搞起了一个所谓“和田伊斯兰王国政府”。1933年7月20日,他带着一部分人窜入喀什噶尔城。在那里,沙比提得到了英国驻喀什噶尔领事馆的帮助。他四处拜访一些“要人”,并召集各种会议,大力宣传“东突厥斯坦”思想,蛊惑各地暴动队伍及平民去“杀汉灭回”。但他在进城后的第六天,便被当时在喀什噶尔的各暴动队伍总头目———来自阿克苏、自称为师长兼喀什噶尔城防总司令的铁木尔逮捕,并被驱赶到城外解散。

  这一局面不仅使沙比提感到十分狼狈,也令英国驻喀领馆人员目瞪口呆。

  后来铁木尔被人暗杀,沙比提才侥幸获救。他灰溜溜地先躲到自己的老家阿图什,很快又被英国领馆招了回来。沙比提从英国人手里得到50多万卢比的资金及许多军用物资,便又开始以这些钱及物资为诱饵,在喀什噶尔搞起了一个所谓的“和田援战物资管理局”(即“和田伊斯兰王国政府”),用来吸引当时聚集在南疆的各路人马及各派政治势力。

  和田———当时是一个穷乡僻壤,哪里能拿出什么物资来进行“援战”?而所谓“援战”,又援的是什么“战”?

  事实上,这不过是英国殖民者直接插手新疆、支持南疆动乱的一个代理机构罢了。英国人是想利用这次南疆动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该机构于1933年9月10日就改名成了所谓的“东突厥斯坦独立协会”。又过了两个月———11月12日夜,该机构又摇身一变,变成了所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所有这些,从表面上看,似乎都是沙比提及他的“独立协会”所为。实际上,所谓“东突国”完全是英国人的一次“杰作”———它是经过了英国驻喀什噶尔领事馆的精心策划及导演才出笼的。那天晚上,沙比提及其“协会”里的人是演员。他们差不多一整夜没睡觉,而是沿着大街小巷呼喊,造气氛,庆祝所谓“东突国”的诞生。

  第二天———1933年11月13日起,在英国伦敦,以《泰晤士报》为代表的各家报纸开始连篇累牍地报道这件事情。它们纷纷报道说,“现在,喀什噶尔已经成立了一个以沙比提大毛拉为首的‘独立的’南疆政府”;它们还大肆喧嚣,英国政府将要“邀请沙比提大毛拉派代表团访问印度及阿富汗”,等等。

  事实上,沙比提和英国人所建立的不过是一个搭在戈壁滩上的舞台,因为,就连最需要上台表演的主要演员———如“国家”的“总统”、“军队总指挥”及其他“政府要员”还只是书面上的宣布,并没有凑齐上场……所以,沙比提当时不无尴尬地说,他是这些人的“总代表”。

  又是谁拆了这场闹剧的台?

  正当英国人竭尽全力搭台,组织和导演这场“东突国”闹剧之时,它的一个新的竞争对手———苏联却正在密切地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苏联决不允许在自己毗邻的新疆境内出现一个在英国卵翼下的、并且还很可能是反苏的伊斯兰教政权。因此,当时在日本对中国已经蠢蠢欲动而中国当局无暇西顾的情况下,苏联实际上比中国还更加关注新疆的局势。也正因为如此,它才促使新疆军阀盛世才提早下手,对霍加尼亚孜等人进行收买。

  当苏联得知英国人在所筹建的“东突国”班子中准备让哈密暴动领袖霍加尼亚孜出任“总统”时,便及时地敦促盛世才率先收买霍加尼亚孜,并为霍事先讨到了一个省政府委员兼南疆警备司令的职位。由于时间紧迫,苏联方面特别安排了让霍在盛世才、马仲英对峙的战场上与盛派出的代表秘密会晤。1933年6月,双方在阜康与吉木萨尔之间一个叫做克孜尔的村落举行了秘密谈判,并达成了交易。从而,一方面使盛、霍立即“由敌人变成了朋友”;另一方面,又在相当程度上牵制了霍,使他在后来得知自己已经是“东突国”的“总统”时,态度变得暧昧,难于表态。当然,巨大的诱惑终究还是使霍及麻木提二人辗转到达并进驻了“东突国”(喀什噶尔城)。

  当“东突国”惨败之后,霍加尼亚孜向苏联方面辩解说自己并没有真正就任“东突国”“总统”职务。可是,谁都知道他事实上接受了沙比提的邀请,不仅进驻了“东突国”,而且还欣然承担了“东突国”的有关任务。如主动安排了喀什噶尔城的防务,并依据沙比提“杀汉灭回”的愿望,派兵攻打当时驻扎在疏勒城内的回民武装。这种“杀汉灭回”之举,沙比提曾多次向各暴动队伍头目提出,却无人应答,而沙比提自己想做又无力去做。因此,霍、麻二人实际上与沙比提早就同流合污了,并与“东突国”融为一体了。也正因为如此,在中苏边境与苏方会面时,苏方代表严厉地斥责霍加尼亚孜对新疆政府(盛世才)违约;但是,却允许他“将功赎罪”。苏方当面交给霍一份需要抓捕的人员名单,命令他立即返回莎车境内抓捕沙比提等人,押送至阿克苏交给苏方,让他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心迹和对“东突国”一刀两断的态度。

  当霍、麻二人将抓捕到的沙比提等人带至阿克苏交给苏方后,苏联军事顾问马立科夫非常高兴,还特地又为霍加尼亚孜去争取一个更高的职位———新疆省政府副主席。1934年7月,马立科夫亲自陪同霍乘飞机到迪化就职。

  就这样,英国人导演的这场“东突国”闹剧被苏联人彻底拆了台。

  这场闹剧说明了什么?

  不久前,境外“东突”恐怖组织及一些人再次对第一个“东突国”进行了“祭奠”。据他们说,这已是他们第五次正式“祭奠”了。他们还发表文章说,70年前所成立的“东突国”是一个“自我做主的国家”;还说,“现在,每年的11月12日已经成了一个国庆日”,是维吾尔人民“历史上最辉煌的一天”。文章还把当年沙比提及霍加尼亚孜等人的行为吹嘘成是在“争取民族独立及民族解放”。

  新疆在其自身的发展进程中,曾经历了无数次的区域性动乱,但从来没有从祖国大家庭中分离出去。在上个世纪,想把新疆从中国分离出去的国家不止一两个;新疆内部想搞独立及想以宗教立国的也不止沙比提及霍加尼亚孜一两个人。但是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他们都是利用新疆发生动乱之机大肆活动的,然而他们都失败了。这是为什么?

  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新疆这块领土本来就属于中国。从公元前的汉朝起,新疆就是中国疆土的一部分。以后,2000多年来,尽管中国中原大地上发生了太多的变故,但是新疆一直归中国,从来没有变化过。中国绝不可能轻易就把这块土地让别人分割去,不管是用什么名义———分离、分立或分化等。这些早已成为新疆各族人民的共识,他们永远都不会接受“东突厥斯坦”以及所谓的“东突国”。

7 Jul 2018 »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801/970694.html
Guest • 1年前
郭文贵身后有一帮人相助,我估计这些人各有自己的目的,想利用郭文贵达到自己的目的,有些目的显然是很好的【打击窃取中国大权的家伙们】,而有些目的可能是攻击对手。
另外总有人不断给郭文贵送材料,让郭文贵爆,比如郭文贵说有人多次给他送栗战书的料、习近平的料,他坚决不爆,显然郭文贵是有偏向的【也许是策略】、也是不公平的。

十多年来我在网上写贴揭露真相、说谁的坏话都没有派性,最多有所偏爱,但我太缺乏了解真相,我一旦发现我错了则会立即改正。我曾经力挺温家宝多年,当我发现他是个大贪官嫌疑人之后一点没有客气。
我哪个党派、哪个派别都不隶属,我全心全意追求真实与正确。
我主要是站在祖国和亿万同胞利益的高度或角度去评价或论断人与事。我差不多都是因为爱祖国而得罪共头。明显是大错,我毫不客气地指责甚至痛骂。

就目前的洞朗危机来说,我们应该追求这样的效果或结果:印度因为误判中国而大力备战,结果并没有发生任何像样的战斗。持续几年,阿三严重得不偿失。
中国根本没有与印度大打的想法,更没有计划。

当年美国总统里根大玩星球大战计划,拖垮苏联,其实美国参众两院从来没有为星球大战计划拨款一分钱,都是美国的政治骗子、政治流氓玩的把戏。

中国仍然应该把尽可能多的人力和财力用之于中国的发展壮大,绝不穷兵黩武。修建高铁、搞特重要的研发等要比买外国武器更聪明得多。不管印度买多少外国武器,哪怕是把印度的所有收入都用于买外国武器,但肯定不敢大举入侵中国,西藏地盘不小,入侵西藏的军事价值没有多大,对中国来说完全承受得起,日后选个对中国最有利的时机反击就是了。北京、上海等离西藏远着呢。


•回复•分享 ›

头像
Guest • 1年前
低劣华人造假太多,根源于中共亡命徒头子及其帮凶和走狗为了掩盖滔天大罪而疯狂造假行骗。
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对郭文贵很信任,他吹捧习近平的大话都是屁话。
但郭文贵爆料的许多情况相当可信,而阿波罗网站的反驳不大雄辩,我更不相信。
都有派性。
郭文贵动不动说出数目很大的钱,他的大钱如何来的?明显比美国富翁更生活糜烂得多。几百万美元不当回事,在北美的华人数以百万计,在北美每年能挣多少钱呀?混得最好的人也不会拿几百万美元不当回事。骆家辉能有多少钱了呢?历届美国总统、历届美国国务卿、历届美国国防部长能挣多少钱了呢?谁比郭文贵更有钱了?可哪个不比郭文贵更有才德?
网上说郭文贵是初中文化水平,哎,比郭文贵的文化水平更高的那么多华人干不出的事而人家郭文贵干的特好,比如爆料。
26 Oct 2017 »
shares from LinkedIn.

" Just learned my hometown shanghai's city plant。 “梧桐:凤凰来仪,无此不栖

如果要评选对中华文化影响最大的植物,其中必然有梧桐。

古人们说,凤凰“非梧桐不栖”,于是为梧桐写了好多美丽的诗句。《诗经》有云:“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古书中只要出现好琴,几乎都是梧桐木做的。唐代聂夷中有诗赞:“有琴不张弦,众星列梧桐。须知澹泊听,声在无声中。” 。。。 “梧桐(Firmiana platanifolia),产自中国,是梧桐科Sterculiaceae,梧桐属 Firmiana 的一种植物。它有大型的掌状叶,青绿色光滑而少节疤的树皮,非常好看(当然,历经沧桑的老树皮除外)。梧桐生长快,成熟后能长到近二十米,高大而挺拔;它是一种落叶乔木,在秋季时它的黄叶会翩翩落下,让古今无数骚人墨客伤秋感怀。因为这种种特点,梧桐成为了优良的观赏树种。“

2 older entries...

 

[ Certification disabled because you're not logged 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