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Oct 2018 demo   » (Apprentice)

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蒙古族歌手布仁巴雅尔和他的妻子乌日娜、 侄女英格玛演唱的《吉祥三宝》,令全国观众陶醉。但鲜人为知的是,《吉祥三宝》 并不是一首新歌,而是布仁巴雅尔1994年献给自己3岁女儿的生日礼物。
《妇女之声报》刊文忠的文章讲述了这个家庭的幸
福生活。写一首歌边弹边唱
向她求婚1960年3月,布仁巴雅尔出生在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新巴尔虎左旗巴音塔拉
苏木。在他出生的前一天,家里一头白色牝牛产下了一只小牛犊,一家人沉浸在喜悦
之中。他的出生更令父亲喜上眉梢,于是为他取名“布仁巴雅尔”,就是“全喜”之
意。
布仁从小就爱唱歌。1978年,18岁的布仁巴雅尔考入鄂温克族自治旗乌兰牧骑(
县文工团),担任独唱演员和马头琴伴奏。
1980年,布仁考入了呼伦贝尔盟艺术学校声乐班,在这里,他遇到了中学同学乌日
娜。9月艺校开学时,布仁惊喜地发现,他不仅与乌日娜再一次成为同学,而且还分配
进了同一个琴房。
那年第一场冬雪纷纷扬扬,同学们成群结队地在雪地上打雪仗,布仁巴雅尔手里
的雪球瞄准每一个目标都会毫不客气地砸过去,惟独看到乌日娜时,他却忽然失了勇
气,高举着的雪球怎么也扔不过去。乌日娜也是如此……
第二年,一个文工团从学校借调三名同学,准备随团参加全国调演的选拔赛,乌日
娜和布仁同时在借调之列。两个人在几个月的训练中产生了爱慕之情,但是布仁巴雅
尔却不知如何向姑娘表白。同学们圆满完成了任务,文工团设宴欢送他们。布仁巴雅
尔暗自高兴,表白的机会来了。酒喝到一定程度人就糊涂了,人一糊涂话就好说了…
…晚宴终于结束了。在送乌日娜回到宿舍门口时,布仁一把拉过乌日娜,用蒙语说了
句“我爱你”,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两人之间的窗户纸终于捅破了……
1984年,乌日娜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这段感情只能靠鸿雁传书来维持。这年寒
假,布仁巴雅尔接到乌日娜的来信,信上一反常态,只有“你好我好大家好”短短一句
话,他觉得一定是出什么问题了,决定去乌日娜家一趟。两人的家相隔很远,坐车需要
两天一夜,布仁巴雅尔心想,反正河流都结冰了,干脆骑马走小路去,这样一天就能到
。傍晚,当他顶着严寒穿越呼伦贝尔大草原来到乌日娜家门口时,连人带马都沾满了
白霜,乌日娜全家都惊呆了。其实那封信这么短只是因为乌日娜家中弟妹太多,她没
办法找地方安静写信。布仁巴雅尔雪夜策马看爱人的行为轰动了当地,至今都被传为
佳话。
乌日娜毕业那年,布仁巴雅尔写了一首《小白兔》,深情地用蒙语边弹边唱,正式
向她求婚。乌日娜回想起那一幕时泪花闪闪:“我当时就被感动得哭了,因为从小我
们那的人都管我叫小兔子,都不知道我叫乌日娜。”
乌日娜毕业后留在中央民族大学当老师。1989年
2月,乌日娜做了布仁巴雅尔的新娘。父亲给女儿的生日礼物是一首歌所幸夫妻
两地分居的日子没过多久。结婚第二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布仁巴雅尔被调进了中国国
际广播电台担任对蒙广播的记者、编辑。当时工资只有130元钱,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这时候,布仁巴雅尔的父亲得了肺癌,乌日娜的弟妹又要上学,而他们的女儿诺尔曼
也在此时降临,生活就更拮据了。为了买便宜几分钱的菜,布仁巴雅尔每天骑车几个
小时去批发市场,乌日娜则把结婚时家里做的华丽长袍全部卖了。
1991年6月21日,布仁和乌日娜的女儿诺尔曼在北京出生。留在民族大学任教的
乌日娜同时还是歌唱演员,经常要出差,布仁很自然地担起了照顾女儿的责任。小诺
尔曼是幸运的,她的生活不缺少音乐。为了让诺尔曼从小接触到蒙语,布仁常创作歌
曲唱给女儿听。到了1992年,他们的生活终于有了起色——— 夫妻俩双双参加了
一个歌唱比赛,乌日娜得了专业组二等奖;布仁巴雅尔拿了业余组三等奖,两个人的
奖金加起来共有6000元。“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布仁巴雅尔当时把奖金全
部摊在地上,然后举起小诺尔曼摆在中间,拍了张照片留念。
像所有的小朋友一样,两岁多的诺尔曼和爸爸交流时总是有数不清的问题,其中
就有大人不知如何回答的“我们是什么”“太阳是什么”。每次诺尔曼问“阿爸”
,布仁总是回答“哎”。
“父女俩一问一答的交流像音乐,非常动听。”妻子乌日娜的话给了布仁创作的
灵感。就这样,在女儿3岁的时候,布仁提笔一气呵成写出了《吉祥三宝》。
1994年6月21日是女儿的生日,布仁将这首歌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女儿,原本期望
收到生日蛋糕和玩具的诺尔曼很失望,但她还是被这首歌欢快单纯的曲调感染,很快
学会了《吉祥三宝》。
刚到北京那几年,布仁交往的朋友几乎都是曾在内蒙古呆过十几年的老知青,布
仁经常带着妻女和这些朋友聚会。在一次聚会上,布仁一家三口即兴用蒙语演唱了这
首《吉祥三宝》,当时就把那些知青朋友听呆了,有的人当场就热泪盈眶,说这首歌太
好听了,简直
就是天籁之音!后来,这首歌就成了朋友聚会、幼儿园演出时布仁一家的保留节
目,所有听过的人莫不啧啧称赞。
音乐是布仁巴雅尔一家三口共同的爱好,音乐也让他们家的生活充满了欢乐。
每天下班回到家,和妻子女儿一起收看电视台的音乐舞蹈节目,是布仁巴雅尔一
天里最轻松最惬意的时间。有时候,一家人还会对电视上某个演员的演唱品头论足。
年幼的诺尔曼经常自豪地说:“阿爸阿妈唱的歌,比电视上唱得还好听。”
布仁在电台做的是编辑、记者和主持人,但他在业余时间一直坚持创作、并演唱
带有浓郁草原气息的蒙语歌曲。他的歌声先是在朋友圈里传扬,深得朋友们的喜爱。
后来,在妻子乌日娜及朋友们的鼓励和支持下,他参加了—些演唱音乐会,还随演出团
体出访法国、德国、瑞士、荷兰等国家,或演唱蒙语歌曲,或演奏马头琴。
布仁经常和妻子在一起交流切磋演唱技艺。每次演出回来,他和乌日娜都喜欢把
演唱录音带回家,请对方仔细听一听,提提意见。这样的交流,对双方演唱水平的提高
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雪藏11年之后,《吉祥三宝》红遍大江南北父母对音乐的热
爱,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女儿诺尔曼。2000年,布仁被公派到蒙古国学习一年,9岁的
诺尔曼非常想念远方的爸爸,便写了首名叫《乌兰巴托的爸爸》的歌曲,录成卡带寄
给他。歌中这样唱道:“想你啊,乌兰巴托的爸爸,想念你就唱你教的歌谣,爸爸的心
像是辽阔草原,我是羊群像白云;女儿在遥远的家乡,想念你就拉起这马头琴……”
当时,布仁没把女儿唱的歌听完,就已经泪流满面。
2004年,在中央电视台编导克明、蒙古族作曲家乌兰托噶等朋友的引荐下,布仁
创作的草原天籁般的新民乐征服了国内一家知名的艺术公司,该公司决定立刻着手包
装布仁。当时布仁制作的 《吉祥三宝》小样还是女儿诺尔曼演唱的版本,但那张多
年前录制的单曲配器效果不好,所以这家公司决定重新制作这首歌。而此时诺尔曼已
经是13岁的大女孩,无法再唱童声了,该公司便派人和布仁夫妇一起回呼伦贝尔采风
,在草原上找一个合适的童声演唱人选。
在乌日娜家的帐篷里,一行人喝着奶茶聊着天。就在此时,帐篷外飘来一阵“鲜
嫩如奶酪”的歌声,唱歌的是乌日娜7岁的小侄女英格玛,她的嗓音稚嫩纯真,仿佛散
发着草原新鲜牛奶的味道,令大家喜出望外。就这样,小英格玛代替表姐诺尔曼,第一
次走出呼伦贝尔大草原,前往北京录制《吉祥三宝》。
2005年2月底,布仁巴雅尔的第一张音乐专辑《天边》发行。《吉祥三宝》作为
专辑里的主打歌,在网站上一推出,迅速火爆起来,很快传唱于大江南北,成为“中国
歌曲排行榜”第17期榜单冠军,连续10周上榜,并荣获第五届中国金唱片奖。
2005年10月,布仁巴雅尔携乌日娜、英格玛参加南宁民歌节。演出间隙,他们向
周围的人赠送自己的音乐专辑,当发到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总导演郎昆手上时,
郎昆笑了:“这个专辑我早就买过了,很喜欢《吉祥三宝》这首歌,我邀请你们上春
晚好不好?”当时布仁一家都愣了,不知郎昆说的话是否当真。
直到进入春晚排练阶段,导演组正式向布仁发出邀请,他们才相信郎昆不是跟他
们开玩笑。《吉祥三宝》在春节晚会上享受到了极高的待遇,因为压缩了歌舞表演时
间,不少曲目减少了长度,导演组却破例保全了《吉祥三宝》,长度没有减少一点。
《吉祥三宝》登上春晚舞台后,许多观众认为,这首用汉语和蒙古语交替演唱的
歌曲,既温馨又好听,非常符合农历新年合家团圆的气氛。在春晚众多的节目中,《吉
祥三宝》在瞬间抓住了听众的耳朵,得到全国亿万观众的好评,在2006年我最喜爱的
央视春晚节目中荣获歌舞类二等奖。
布仁巴雅尔自豪地说:“我没想到这歌会这么火,引起那么多共鸣,一点都没想
到,这首歌表达的只是家庭内部的默契气氛。”他认为《吉祥三宝》的走红有两个原
因:一是歌曲那种亲切、默契的家庭氛围打动人心。人人都有家,都有自己的童年,
都有父母,也都可能成为父母,这种再朴实不过的感情往往被忽略,却最容易引起共鸣
。二是歌曲本身比较简单、直接、上口。现代社会繁忙、节奏仓促,人们更愿意接受
这种简单的歌曲,就好像现代人很少再读长篇小说,而更愿意接受短篇和小故事。
爸爸妈妈女儿的这个“家庭三人组”,配合得天衣无缝,将《吉祥三宝》你问我
答的小品式结构烘托得入木三分。有媒体甚至将这种组合模式称作继独唱、合唱之
后的第三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小品唱”。
虽然进了春晚,但布仁表示,他只是一个业余歌手,他的身份是播音主持,翻译、
记者,而他的妻子则是个声乐老师。他表示自己不会因为成名而去当专业的歌手,他
说自己40多岁了,以现在的状态,要放弃目前的工作很难,先把手头的事搞好,在工作
之余,能够继续写作、写歌,就最好了……

source: http://www.qingdaonews.com/gb/content/2006-05/09/content_6825973.htm

Latest blog entries     Older blog entries